当前位置 主页 > 通天报2019 >

雷闯:申请官员工资公开 因我是个公民

  

  雷闯,25岁,上海交大在读研究生,乙肝病毒携带者,5年前开始以一己之力为乙肝患者维权,成为中国第一个拿到食品、药品从业健康证的乙肝病毒携带者。4月13日,他向53个国家部委提交申请,要求官员公开工资。

   坚持每天给寄信,至今已有394封,就为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,请总理在世界肝炎日当天吃顿饭;

   连续5年在全国两会前,把自己的建议发给多位代表委员,借此推动多个关于改进乙肝项目检测、携带者录用不得歧视等规定出台;

   休学一年,带着两块砖头在全国各地“拍砖”留影,用行为艺术维权,抗议各种社会不公;

   在全国各地“征人吃饭”,举办首届“乙肝病毒携带者请人吃饭”活动;

   作为乙肝病毒携带者,第一个拿到食品从业健康证,第一个拿到药品从业健康证……

   雷闯惯用的自我介绍是“我叫雷闯,雷人的‘雷’,闯天下的‘闯’”。

   质疑者说他是炒作、博出位、太嫩;乙肝病毒携带者称他是“闯王”,把他当成维护自身权益的心理寄托……对这些评价他都一笑了之,既不愿回应“动机是什么”,也不把自己当成谁人的救世主,“我就是一个小人物,但小人物也有力量……我喜欢把关注变成行动”。

  我除了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,还是一个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公民。

  我从2009年就开始关注官员财产公开问题,当时认识了中国预算网创始人、曾向多个政府部门申请公开财政预算的吴君亮老师。真正促使我想做一些关于财政公开的事情是在2010年11月蔡定剑教授辞世后,想完成蔡定剑教授的遗愿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而财政公开是蔡定剑教授生前关注并推动的领域之一。

  专家有时候并不是真的专家。就我这个非法律专业的人来看,按照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》规定,涉及公民切身利益,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信息应主动公开,官员工资不是国家机密,而且取之于民,就应该公开。前几天不是刚说,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么。

  公务员工资包括基本工资、津贴、补贴和奖金,公开规定的只有基本工资,但津贴、补贴和奖金是不为我们所知的。这也是我申请公开官员总工资的目的和意义所在。

  我知道,所以我讲策略。别人都是申请官员财产公开,我申请的是工资公开,这只是财产中的一部分,难度比较小。不积硅步,何以成千里?

  为什么这个新闻会火?不是因为我雷闯,而是因为大家都很关注官员工资公开的问题,只不过很多人是只看不说也不做,我喜欢把关注转变为行动。

  如果相关政府部门逾期不回复,可以将EMS表单和回执的短信作为证据,向该部门提出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。

  的确是“炒作”,并且希望人人都来这样炒作。

  刚上初一那年,雷闯和哥哥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便从此未能平静过,总是担心两个孩子会因此受到歧视。不过,哥俩倒也顺顺当当地一路升学、考大学,没遭受乙肝的牵连。

  直到2007年,雷闯的哥哥大学毕业,本已签下武汉一家国企,却因为查出患有乙肝“大三阳”而被拒。

  母亲的担心成为现实,她不解地问雷闯,“既然有乙肝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国家不让工作,那为什么又要让他们上学呢?这不是白白浪费父母心血吗?”父亲在外面工作,每晚睡觉竟然会偷哭。他们不再串门聊天,最怕被人问起儿子的工作怎样了。

  “我们没有给社会带来危害啊!”雷闯查到的资料显示,乙肝病毒不会通过食物或者水传播,也不会通过工作偶然接触传播,只有血、精液、阴道分泌物、经血具传染性……

  2008年汶川地震,雷闯的母亲本也想捐点钱,但一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遭受了这么大的不公平,这个社会也没有人帮助,便把拿出的钱又收了回去。

  哥哥的遭遇,母亲对社会的失望,开始刺痛雷闯。“如果仍然存在,会有更多的父母会变成我现在的父母,因为每一个受的孩子身后都有一对父母,都有一个家。”

  促使雷闯开始付诸行动的,是更多的现实:浙大校友周一超因公务员考试被查出“小三阳”,被拒绝录用,最终挥刀砍死人事干部,被判死刑;有些幼儿园、小学仍在入学中检查乙肝,致使一些孩子从小就遭受心理阴影;因自杀的人,每年都有……

  雷闯的维权最初收效甚微。他举着写有“我是一名乙肝带毒者,你还担心吗?”的牌子上街,被保安呵斥;向523名中科院院士和全国1983所大学校长写信,呼吁各高校在高考录取过程中不要有,回信者寥寥;给民航总局、交通部门写信,建议他们录取招聘时不要检查乙肝,也无改善……

  后来,雷闯明白了,小人物的维权需要恰当的时机,还必须要有新意,就是借所谓的“秀”“行为艺术”来吸引媒体和公众的关注。

  2009年7月国务院颁布《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》,规定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再被禁止从事食品餐饮工作。雷闯的时机终于等到了。经过一个多月的折腾,在众多媒体跟踪报道下,他成为中国第一位获得食品行业工作健康证的乙肝病毒携带者。

  即便儿子的维权已开始见效,父母的担心和忧虑从未减退,因为越有名就越多人知道他有乙肝。每次打电话回家,父母总是要劝他,不要再做了。

  “父母的心都是肉做的,刺一下都会痛,痛的次数多了,心也就碎了……如果仍然存在,会有更多父母像我的父母一样。”开弓没有回头箭,雷闯决定既然走上了这条路,那就得一直走下去。[详细]

  2010年9月,在征得导师同意后,雷闯休学一年,开始了他的“乙肝公益年”,因为“有些事情现在不做,一辈子都不会再做了……”

  这一年,他的行为艺术愈来愈精到,号召各地志同道合的“乙友”,搞“乙肝病毒携带者征人吃饭”活动,给总理写信,要请总理吃饭,还将砖头、鸭梨、马桶……都变成了他的道具。

  砖头是他专门从清华捡来的,并在清华门口举砖拍照,以此讽刺那些掌握了专业知识但拒绝发表真观点的“砖家”。他带着它们坐火车,坐地铁,坐飞机,去过北京,去过上海世博会,去过拉萨布达拉宫……

  每到一个地方,他都会到当地高校去“拍砖”,并称自己是中国最牛的“砖家”。哪里有不平事,雷闯也会带着砖头们出现,温州动车事故时,跑到铁道部门口“拍砖”,3Q大战时,从拉萨直奔深圳腾讯总部“拍砖”……

  为抗议广州市人保局在查处违规乙肝检查上不作为,他送去一篮子鸭梨,而对方也欣然接受,并表示“会将压力化为动力”;但给深圳人保局送的鸭梨被拒收了,相关人员还训斥雷闯作秀,警告他“不要因此断了你的后半生”。

  2010年年底,雷闯向广州多个部门举报一些公司在医院暗查乙肝,却久久未得到处理。于是雷闯便在闹市区,脸敷面膜,坐在临时安放的马桶上,手举“请不要将禁查乙肝规定当手纸”的牌子。经此一役,媒体关注度骤然上升,社会反响极大。

  如今,雷闯已经成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圈子中的标杆人物,经常会收到全国各地“乙友”们的求助邮件或电话。

  “闯王是我们乙肝人的荣耀……”“他现在已经到这个位子上了,必须带领大家完成自己的任务,普及乙肝知识,消除”在“肝胆相照”论坛上,雷闯被乙肝病毒携带者们给予厚望。05440.com

  “我未必能帮得上他们,但每封邮件我都会回,给一些资料,把一些人介绍给公益组织……”在为全国一亿多乙肝病毒携带者维护权益和尊严的同时,雷闯还深受着小人物的无奈、尴尬和苦恼,也深受着学业和父母期盼双重压力。

  自4月17日他给53个部委写信要求公开官员工资的事被媒体报道后,各种要求采访、访谈、做节目的邀请接踵而至,但因采访已影响到实验进度,在回答了一些媒体提问后,雷闯只能挂出声明“暂不接受媒体采访”。[详细]

  2010年11月26日早晨,北京的气温已降到零下4度,在八宝山公墓宪政学者蔡定剑的追悼会上,雷闯穿着单薄的外套,高举“感谢蔡老师为消除所做贡献”的简易纸牌,泪流满面。由于太过悲伤,他还将“贡”字写错。

  2009年高考前,雷闯借了3000元钱,给中国1983所高校校长寄信,呼吁高校要平等录取,不要歧视、拒绝携带乙肝病毒的学生,却仅收到2封回信,他只能自我安慰“过程本身就表达了一种态度”。

  令他没想到的是,素未谋面的蔡定剑教授通过媒体知道此事后,联合全国20多名法学教授,发起了关于《高考招录中拒绝歧视倡议书》,并强调“拒绝录取乙肝病毒携带者是一个突出问题”。

  惊喜、感动……“现在像蔡定剑教授这样关注社会问题,并采取行动的专家,太少了”。雷闯不太信任现如今的学者,在他看来“专家有时候并不是真的专家,他们说话并不一定代表老百姓的利益”,但蔡定剑是一位让他信服的学者。

  2010年末,得知蔡定剑教授因肝癌去世的消息后,雷闯写道:“我们每个人行动起来,让政府、公司在入职的时候,做到平等的对待每一个求职者,这才是祭奠蔡老师最好的方式。”完成蔡定剑教授的遗愿,成为他做许多事情的动力之一。这次申请官员公开工资,也雷闯想去完成蔡定剑教授关于“财政公开”遗愿的第一步。

  他花了一天时间查找收集53个中央部门的地址、领导姓名、邮编、电线位同学帮忙把信息公开申请表和相关部门一一对应分装,仅邮局办理完所有的EMS寄信手续,就用了一个小时,花去1219元钱。

  “学校阿姨说我行为幼稚,我相信也有不少官员不会公开官员工资,但说公开透明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,是反腐倡廉的有效措施……”雷闯希望能有专业律师帮帮他,毕竟如今他最应该关注的还是自己的学业。[详细]

  2010年11月26日早晨,北京的气温已降到零下4度,在八宝山公墓宪政学者蔡定剑的追悼会上,雷闯穿着单薄的外套,高举“感谢蔡老师为消除所做贡献”的简易纸牌,泪流满面。由于太过悲伤,他还将“贡”字写错。[详细]

六和皇 心水论| 香港挂牌香港正挂挂牌香港彩图| 金凤凰开奖结果| 彩霸王一句赢钱决| 现场开码结果现场| 管家婆绝杀三肖期期准| 开奖现场本港台直播开奖佐果| 901开奖直播| 老奇人四肖三期开一期|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|